十多道身影如穿梭之剑,迅速跟了上去。姜遇随着众人向前冲,但是他的速度要比这帮全力而为的修士慢了一截,很快就被甩在了后面。几乎每个人眼里都闪烁着火光,贪念大盛,并不是只有最为强大的修士才能够笑傲到最后,可能最先阵亡的就是实力最强大的那几人,因为在抢夺宝物的时候这些人最占据优势,所以更容易被针对。修炼界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到后来反而是被实力并不出众的修士捡到便宜。“我嘞了个去,你敢咬我!!”独远,潜伏一处,两天,远处,一位憨态可爱的稀兽惊厥地四处张望,很不凑巧,也闯入了一只黑褐色过山风的地盘,“嗖”音效声中,飞速一窜,“噗呲”一声轻响,一下子咬住了独远的手指,神锋上的毒蛇果然是杀伤力不同凡响,锋利的牙齿,配合飞溅的毒液,通过切口迅速窜入血液。那个店员迅速回神,然后忙不迭的找了一个黑木盒子,将三颗火灵丹收入其中,以防药力逸散。面对无名时,神色间也多了几分恭敬……随手就是三颗十成色火灵丹,而且居然还拿出来卖钱!而且在黑月商会之内居然还如此冷脸傲慢,用脚指头都想的到这绝对是个大人物,他谨慎的说道:“三颗十成色火灵丹,极品中的极品,价格的话……一颗给你一百紫色文晶,三百紫色文晶如何?”

“啊呀......”他在拦天岭山巅狂啸,声震九霄,气势惊天。如果不是姜遇仙道九封随时都在运转,隐匿了气息,恐怕极有可能被他发现姜遇从深渊脱逃。

  智勇双全的办理难案专家
  记执行法官赵鑫

  □ 本报记者 黄洁 张雪泓

  2月26日下午一点半,随着赵鑫一声令下,两辆警车驶出法院,直抵某农业种植公司。“这家公司老板有点可恨。村民辛辛苦苦干活,干完不给钱,自己的办公室倒装修得超豪华。”去执行的路上,赵鑫暗下决心,一定要给村民有个交代。

  这个赵鑫,是北京大兴区法院执行一庭的副庭长,今年36岁。翻翻他的履历:入职8年坚守执行一线,年均结案750件,办理过大量关注度高、重大疑难复杂案件,是有名的“办理难案专家”。赵鑫曾两次荣立个人三等功,荣获“全国法院办案标兵”“北京市政法系统优秀共产党员”“北京市先进法官”等一系列荣誉称号。

  面对疏解腾退等复杂敏感案件,他总是一句“这案子交给我”;面对老赖无尽的“花招”,他脑子活泛,总能见招拆招;面对执行工作的新形势,他又成功转型“团队长”并打造新“战法”,将执行效率提升近30%。

  赵鑫说:“进入执行程序的案件对胜诉当事人来说已经意味着公正的迟到,而执行法官要做的,就是努力不让这份公正迟到太久。”

  难啃的骨头案“交给我”

  就在总书记考察大兴国际机场建设的一个月后,大兴法院执行庭受理了一起涉及新机场建设的疏解腾退执行案件,被执行人对抗情绪强,甚至在涉案小楼内放置了煤气罐等危险品,摆明了要顽抗到底。谁看都知道这个案子是个硬骨头。联席会上,赵鑫还是那句大家已经听惯了的话:“这个案子交给我,我来想办法。”

  寒冷的冬天早晨,天还未全亮。在距离待腾退小楼十几米远的私家车里,赵鑫和三位同事目不转睛地盯着小楼门口的几个男子。涉及近2万亩的土地腾退,赵鑫不敢怠慢,这一天的腾退行动,他的首要任务就是化解执行风险。之前三天三夜的蹲守,赵鑫已经掌握了楼房主人路某的活动规律,也据此制定了三套控制方案,而每个方案中他都把自己安排在了最危险的位置。终于等到路某和其他两个闹事人员出现,赵鑫当机立断下令启动控制方案,自己第一个冲了出去,路某还来不及反应就被扣上了手铐。仅仅三分钟,腾退的最大风险顺利解除。

  《法制日报》记者了解到,独立办案以来,类似这样的“硬骨头”腾退案件,赵鑫已“啃”下282件,其中涉大兴国际机场建设工程的腾退案件就有17件,累计疏解腾退土地25万平方米。“善用强制措施,巧用工作方法”是赵鑫的“破难秘籍”,这不仅仅对重大敏感的执行大案管用,对关乎民生的普通执行案件一样有效。

  年近8旬的李老太因为拒绝出院,霸占医院床位6年,被医院起诉到了法院。可败诉后,李老太继续赖着不走,直到等来了赵鑫。

  直接把老太太搬出医院简单,可老人出院后该如何安置?为了解开这个难题,赵鑫开始做老人儿女的工作,偏巧几年前他曾办过李老太与子女的赡养纠纷,对她的家庭情况有所了解。利用这些信息,赵鑫联系了老人居住地的镇政府和村委会,联手说服李老太子女履行赡养老人的义务。最终,赵鑫来到医院顺利将李老太“接”回了家。赵鑫与记者的讲述云淡风轻,但故事中的冲突、危险和付出却跃然眼前。

  赵鑫说,做执行法官就得碰硬则硬、遇弱则柔,既关心百姓疾苦,又捍卫社会规则,这是他一直追求的衡平之道。

  藏到哪儿你都“逃不脱”

  赵鑫略显瘦弱的身材和文质彬彬的气质,在变着法儿想耍赖的被执行人面前,总有着一股强大的气场。

  “王某,你这里的环境我们有目共睹,听说你最近还在扶贫,扶贫不能走形式,你不能一边扶贫一边致贫啊!”简单几句话,拖欠村民工资的王某立即紧张了起来,几番交锋后不得不让工作人员取来账上的现金,先支付给村民。采访得越深入,记者越发现,赵鑫的气场实际上来自于专业精深、经验丰富的底气。关注细节、勤于思考是赵鑫的作风,而且他还有一个特长,就是善于学习。因此,“老赖”的各类招数总逃不脱这个看起来什么都懂的执行法官。

  在执行一起网红歌手为被执行人的民间借贷案件中,网络查控数据显示,歌手名下只有两万多元存款,根本不足以清偿债务。赵鑫转念一想:“直播平台可以打赏歌手,‘打赏’账户里的不就是钱么?”只是,当时法律法规对查封网络虚拟财产还没有明确规定,“打赏”账户能不能封?法学硕士出身的赵鑫经过反复考量认定,无论财产形式如何,只要不违反法律原则和公序良俗,财产又能够及时变现,就可以进行查封处置。该歌手的“打赏”账户随即被赵鑫冻结。

  随后,看到歌手账户里明明有钱却拒不履行义务,赵鑫又依法将其纳入了失信名单。两星期后,一直没有现身的歌手就因无法乘坐飞机参加商演,主动联系法院要求还款。

  赵鑫说,自己的工作有时候就得像侦查员,善于思考还要勤于行动。    

  被执行人张某拒不履行80余万元的还款义务,申请执行人刘某向法院申请拍卖张某名下的一套房产。可张某威胁法院说,房子是身患重病的父母的唯一住房,如果法院强制拍卖,对老人是致命打击。听了张某的话,赵鑫二话没说就去了房屋现场。敲门,没人回答,手一摸,门把上落满了灰尘。赵鑫叫来张某开门一看,屋内空空如也,根本没有人住。房子就这样被顺利拍卖。 

  “我们工作中,对想要逃避执行的人见得多了。但人撒谎是有成本的,一个谎话需要用十个谎去圆,难免有圆不上的时候。因此,我们干这一行就需要脑子活一点,心要细一点。”赵鑫说。

  “三层四步”团队一起干

  2016年3月,北京法院全面推行司法体制改革,一直在思索如何应对案件量逐年增长问题的赵鑫,一下打开思路。经过和院领导申请,赵鑫组起了团队,转型“团队长”。

  “1名员额法官、3名法官助理、3名书记员、1名法警”是赵鑫团队现在的规模,为了保证团队形成合力,赵鑫摸索了一套“三层四步团队战法”。在这套“战法”中,员额法官处于核心决策层,法官助理处在骨干办案层,辅助人员处于事务工作处理层,具体办案中贯彻“查、核、谈、结”四个步骤。

  2017年,赵鑫遇到了他职业生涯中的最强“对手”:“那个被执行人是我工作以来遇见的规避执行做得最好的,也是反规避执行工作量最大的。”

  这是一起涉及60余名工人的群体性劳动纠纷。从2017年4月到2018年初,大兴法院陆续收到涉及四家公司的劳动争议案件,这四家公司生产的都是同一品牌童装,且老板都姓罗。“典型在利用关联公司规避执行。”这是赵鑫的第一反应。

  可接下来的执行却比想象得困难得多。团队查了两个月,没有发现四家公司有任何可供执行的财产,也没有发现任何关联的证据,规避执行做得几乎滴水不漏。

  对手的狡猾更激起了赵鑫团队的斗志。两名助理负责“谈”,搜集线索、安抚情绪;赵鑫带领一名助理负责“核”,外出调查、找寻财产;辅助人员负责“查”和“结”,时时监控查询、整理档案。经累计谈话100余人次、拘传涉案人员6人、查阅资料近千册后,最终查证了四家被执行公司属罗某实际控制的事实,并最终促使罗某履行了共计200余万元的拖欠工资款。

  在赵鑫的带领下,执行团队月执结案件数上升近30%,案件执行周期平均缩短60天,财产处置效率提升近一倍。2018年,赵鑫团队被评为首届北京法院模范团队。

  办案8年,赵鑫累计执结案件近6000件,11亿元案款经他的工作变作百姓手中真金白银。

而杨立此后在流云谷的名号越发响亮了,他走到哪里,迎来的都会是笑脸。除了冰前草之外,还有一物,也是官宦大富之家纨绔子弟和千金小姐们竞相追逐的物品。

  “十年月老”孟非谈感悟:相亲综艺有“撞题”有挑战
  舞台人来人往 情感也就不尽相同

  孟非

  昨晚,江苏卫视《新相亲大会》迎来第一季收官。除了《新相亲大会》外,孟非主持的《非诚勿扰》每周六晚播出,他还主持过《新相亲时代》,同一个人再三主持同类题材的节目,创作激情会不会被掏空?近日孟非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做相亲节目的本质,是与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因为舞台是人来人往的,得到的反馈也就不尽相同,会有新鲜元素,“有新的挑战”。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莫斯其格

  代际相亲节目提出新视角

  家人到底是不是“神助攻”?

  《新相亲大会》第一季刚刚收官,但团队已经无缝连接投入下一季的制作准备DD两个月后,《新相亲大会》就要启动第二季的录制;代际交友模式的首个海外专场,也提上日程。此外,《中国新相亲》第二季也正在荧屏播出。

  不同于传统的相亲交友节目,代际相亲节目实现了从两性关系向家庭关系的扩展,在节目中,“婚姻是两个家庭的事”被纳入对爱情关系的考察,将两个家庭的匹配前置也让我们看到参与节目的嘉宾们的真诚态度。

  观众不难发现,在《中国新相亲》第二季中,原生家庭对个人的影响得到充分的展现。首先便是体现在对情感的需求上,是选择与自己相似的还是迥异的家庭背景出身的异性对象,是更在意陪伴还是两个人的共同爱好、抑或是独立的人格品质,这都是各个年轻人所考虑的部分。《中国新相亲》第二季还给观众抛出了一个问题:父母和家人到底是不是相亲时的“神助攻”、催化剂?

  其实不管是《新相亲大会》还是《中国新相亲》,代际相亲方式见证了在面对婚恋时,两代人甚至三代人的换位思考和各自的成长,节目给予父母和子女双方平等交流、互相尊重的话语权,在相亲节目中引入“父母”“家人”这样的角色,并非要放大代际差异,而是期望大家能理性看待“父母参与”这件事,通过婚恋观念的不断碰撞引导积极正向的婚恋价值观。

  《新相亲大会》收官,相亲节目不能“错位”

  昨晚,《新相亲大会》第一季收官。节目播出以来,让观众记忆犹新的是,在3月17日的节目里,男嘉宾一口气灭掉6个家庭后,坦言自己在来的过程中喜欢上节目组一名女编导,愿意放弃现场选择机会,而向导演小杨示爱。

  其实,这不是“新相亲”舞台上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第七期节目,男嘉宾于春阳的妈妈就因“相中”女编导小徐,坚持让儿子争取导演小徐,从而令女生家庭陷入尴尬境地。多次撞上“同款”突发事件,孟非也有所感慨,“显然我们并不愿意看到这种事情发生”。

  不仅是《新相亲大会》,在《非诚勿扰》以往的节目中,导演组编导被嘉宾“一见钟情”的状况,也发生过两三次。在孟非看来,单身青年对某位异性产生好感,是一种婚恋自由,作为节目组,“我们没有能力去要求,不允许对方怎么样”。但对于这样的“错位表白”,孟非不愿意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

  主持婚恋服务节目近十年,孟非表示,应该承认这类事件有一定合理性,“偶尔发生一次,我觉得也就还好”。但考虑到《新相亲大会》“带父母一起”的相亲模式,他也感觉到,相似的突发事件“对我们另外一部分的服务对象很不公平。嘉宾和他们的父母来到这个节目,就是希望有更多的选择机会”。

  基于这种判断,孟非与节目组达成共识,“我这次开会跟他们说,不管你们是否单身,以后都必须跟你们的工作对象说我有男(女)朋友了”。他还通过微博公布栏目组“新规定”,“节目组所有工作人员无论婚否均不接受男女嘉宾示爱,谢谢配合”。

  在节目看点和服务效果之间平衡

  除了嘉宾告白不按常理出牌,连续几期的《新相亲大会》,还有各种各样的“状况外”事件。有观众因此总结孟非的一系列金句,点赞“荧屏月老”的临场反应力。对此,孟非认为“大家其实没有必要放大这种能力”,他更愿意将此归纳为主持人应该具备的“基本业务能力”。

  孟非认为,台上所爆发的冲突或者说价值摩擦,其实都是一些符合相亲情境的人之常情,而处理这些事情,除了多年积淀下来的舞台经验,更多展现的,可能是他个人对于符合大众公约数的婚恋价值的判断。

  主持婚恋节目第10年,孟非总结出一套做好婚恋服务的“应变”心得。他强调,不管男女嘉宾,对于他们提出的要求,身为主持人,他首先会对要求的合理性作出基本判断,在此前提下,“要说有一个原则的话,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公平”,基于“对大家都公平”的准则来应对突发情况。

  这10年来,孟非见证了社会择偶观、婚恋需求的变化,也在这个舞台上,输出自己对生活和婚姻的观点。十年来,他的职业生涯主要都是在帮人找对象,他在节目中遇到了无数红男绿女,见证他们的价值观被展现、被讨论。“同样的一份工作,你做了快10年之后,突然还是在这个范围里,就会有新鲜的一些元素,你当然会有新的挑战这种感觉。”

  除了《新相亲大会》外,同时还要在《非诚勿扰》中坚守的孟非,会不会觉得同时肩挑两档同类题材的节目,对自己会是一种消耗。对此,他表示:“你要说有疲惫感,3年的时候的确会有。但现在都10年了,就像跑马拉松,已经过了生理极点了。”

  要说变化和挑战,孟非认为,是在这座“矿”里开采太久之后,必然会产生更新的某些认知。比如节目看点和服务效果之间的平衡,“我们现在做的,是既要服务素人家庭的择偶需求,也要做一个好的电视节目,尽量要做到这两者之间不冲突。”

  而对于代际交友类节目的观众生命力,孟非很是看好:“这档节目没有年龄门槛,至少来说,我觉得能做到四五季。”

  杨立面对大小团,拿不出无知者无畏的“气魄”,也拿不出撒泼耍赖的脾性。他只是静静地等待,静静地闭眼,说得好听是以不变应万变。不过他放的这把火确实了得,不仅在他毫无知觉的情况下,将他和少女的衣衫全部烧没了,而且连那些装有金银的蛇皮袋也给烧没了,地上空留一层厚厚的灰烬。孤月,笑道“呵呵,小可爱,你叫什么名字?...... (责任编辑:马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