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歌和廖青轩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两女很快冲到无名的跟前,对视了一眼对方……三足妖,三足一跪,惧怕道“尊爷,小人只是奉命传话啊!”三足妖故作可怜,脑袋尖尖。当月亮升上中天的时候,杨立一人呆在石壁顶端,依然坐在白天那个地方,按着白天的那个姿势向那团泥巴望去,在看向那处的同时,他还不忘了运用吮露法,在空气中打上一道淡淡的水汽幕,透过这一道水幕往那月亮照射的泥巴处望去,竟然在其旁边又看到了那抹红色。

另一名修士魂魄都差点被吓出来了,简直难以置信,自己的师弟一招就被抹杀,死于非命,让他心寒,拔腿就跑,张嘴想要呼救。杨立炯炯的目光当中,在那石壁之上,原先光秃秃光滑的石壁面上,其上生满了绿色的植物,一簇簇、一丛丛,娇小娇弱,在清晨的风中摇曳,它们仿佛在一夜当中冒出来,却好像原本就生长在这里一样。

  新华社北京2月22日电 题:呵护中国科幻走向世界的每一步

  新华社记者 韩梁

  《流浪地球》又传来好消息:近日,美国流媒体巨头奈飞公司买下这部电影版权,打算将其译成28种语言在190多个国家播放。

  作为美国最受欢迎的影视网站之一,奈飞“牵手”《流浪地球》表明,这部呈现“宇宙级乡愁”的大制作,具备商业价值和全球传播潜力。

  《流浪地球》逾40亿元人民币的全球票房、不俗的海外口碑证明,中国科幻的产业化、影视化正在迈开令人期待的步伐。中国科幻电影迈向世界的新步伐,值得鼓励和呵护。

  英国《金融时报》撰文称,中国电影制作预算不断增加,并且有信心驾驭好科幻这种被好莱坞垄断的电影题材。美国《纽约时报》认为,中国在太空探索、制作科幻电影上都有“后来者居上”之势。被科幻迷奉为“卡神”的美国导演詹姆斯?卡梅隆也在社交媒体上力推《流浪地球》。

  《流浪地球》的广受欢迎,是中国科幻电影的良好发端,为中国科幻电影实现更高质量的产出探索了路径,也增强了中国科幻电影创作者与世界一流同行竞争的信心。

  中国“科幻热”传导海外、引发世界“同频共振”的重要原因之一在于,好故事可以超越文化藩篱,展现共通人性,拨动共同心弦。

  正如好莱坞知名导演雷尼?哈林所说,“真诚地讲好一个具有文化价值的故事”至关重要,关键在于保持文化独特性的同时,找到与全球受众的契合点。《流浪地球》对人类共同命运和未来家园的思考引发中外观众共鸣。

  从中国作家两度摘得“雨果奖”,到海外学界开始关注科幻“中国流派”,再到《流浪地球》国内热映并走向海外,中国科幻故事中蕴含的中式审美意趣和思想价值,传递的文化深度和精神厚度,让越来越多全球受众看到了不同于好莱坞以及西方世界的叙事风格,展现出独特的东方魅力。

  面对人类共同灾难,不计个人得失,携手应对挑战。对海外受众而言,《流浪地球》中这种对故土家园的眷恋,对人类共同命运的体察和担当,在宇宙的宏大时空背景下,带给人耳目一新的启示。

  这正是世界视野下的中国科幻和中国文化产业带给我们的又一启迪:一个多元的世界,应该摒弃狭隘的单一视角,拥抱更加丰富的价值观,方能激荡更多的灵感和思考,呈现更加绚烂多彩的文化图景。

  人们期待,不久的未来,中国科幻能以更具创新力的表达,展现中国人独具的文化价值和精神气质,为世界提供更丰富的审美可能,讲出更精彩的人类故事。

等到月上中天的时候,阴冷光洁的月光从空中洒落血祭之地,透过树梢洒落在林间一片斑驳。“该你了!”

  主演新剧东方卫视热播 为找新鲜感故意诠释“非典型”父亲
  张国立:演“亲爹” 不怕“争议”找上门

  就在一批风口浪尖的中青年演员“人设”纷纷崩塌的当下,65岁“高龄”、“红了一辈子”的张国立反而越走越稳:包括《声临其境》《我就是演员》等多档口碑综艺都请其做定海神针,眼下东方卫视热播剧《我的亲爹和后爸》再度出镜演技担当。

  接受北青报记者采访时,谈到当下演艺圈“人设先行”的风气,身为前辈的张国立语重心长:“做人有做人的道德,职业有职业的道德,只要你遵守,出不了什么大事。但如果说刻意要制造什么‘人设’的话,反而会顾此失彼 ……技巧的事不要着急,是个熟能生巧的事。你热爱它,好好在这方面用心,演技早晚会提高的。”

  原定演儿子

  阴差阳错挑战争议老爸

  生活里,张国立深受观众喜爱,在娱乐圈人缘也极好,可以说多年保持着“零差评”,但在演戏时,他却为了找新鲜感故意迎着“争议”而上,《我的亲爹和后爸》就是例子。该剧讲述的是张译饰演的教授李梁和生父、养父之间的故事,张国立扮演的生父李易生,是个打扮时髦又玩世不恭的老年人。剧中,李易生早年为了实现“发财梦”抛妻弃子,几十年后回到儿女们身边,不但没有丝毫愧疚之心,对待儿女也不改算计的本性,靠“打分”评定儿女对待自己的态度,来选择谁更适合继承家产。

  对于这个“非典型”的父亲形象,张国立料到角色可能会不讨喜,引起观众争议。 他透露,这其中还有个儿子变老子的插曲。

  “当时赵冬苓写完这个剧本的时候,名字叫《我是你爸爸》,原来是想让我演这个儿子的,然后请岁数更大一点的演员来演我现在演的这个爸爸。后来大家发现我太老了,就觉得我演不了儿子,后来我们就一直寻找更合适的演员。这个戏原来是想让我来当导演的,可是后来一直因为演员的档期等种种原因,估计是演员一直定不下来,不拍也不行,那怎么办呢,大家就说你演这个爸爸吧!其实我觉得我演这个后爸,是最合适的一个角色,可是大家觉得那样没有突破,希望我能够去突破一下。然后和李建义老师来比呢,建义老师更符合后爸的要求,于是我就心想:行,那我就引起争议一把吧,果不其然,争议挺大的。”张国立乐呵呵地说。

  从儿子改爸,张国立坦然接受,“没有什么不服气的”;同作为父亲,张国立对于李易生的许多做法都不太认同,但他仍对剧中这位父亲感同身受:“李易生这个人一辈子玩世不恭,但岁数大了决定回到儿女身边,是他一直有个结没有解,他觉得对不起孩子。”

  没过十五已开工

  爱做正经事不服老

  剧中的李易生不服老,张国立本人也是“劳模”依旧。过去的2018年,上综艺拍影视剧,当制片人做主持人,眼下没到正月十五,他已经开工拍戏了。至于为什么这么喜欢“折腾”,张国立笑言:“我越来越忙了,也是不服老。其实我不是折腾,我干的都是正经事,是我应该干的事,李易生干的都不是正经事,李易生一辈子都在做着一个发财的梦,他到处去折腾的时候他一直都想改变他自己,他想做一个有钱的人,而我做的都是我本行里头的事。我是属于到现在没有学会说不,别人一来找我,一说多么喜欢,大家怎么样,我经不住这种甜言蜜语和别人夸,别人一说您是最好的,那我就去吧,这是我的弱点,但我不折腾。”

  张国立还透露,自己保持精力的秘诀是专心,“当我做得很累的时候,我只要好好睡一觉,第二天又有精神了,因为我没有太多分心的事,就能保持精力充沛。有的人事太多了,或者是烦心事太多了。”

  文/本报记者 杨文杰

“嗯,克里斯多夫,你,们..你们想怎么样,干什么?”独远,微微,笑道“你不要害怕,你只要按照我说的去做,会没事的!”青衣妖皇见此手中方天戟顿地一顿,整个身影已经是腾空而起,怒道“哼...吃我一戟!”青年妖皇手中战戟凌空就往独远方向狠狠刺去,所过之处碧波荡漾带起弥天妖气,席卷一切狂风落叶。 (责任编辑:王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