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其略感欣慰的是,滑石泥堆上,除了刚才那只不知道是因为拉肚子,还是发高烧,抑或是其它什么原因留下来的食人蚁外,周遭范围之内竟是再无一只食人蚁出现。那些自诩天才的精英根本不是无名的一招之敌。自地下裂谷带边缘向下眺望,日子好时,可以看到食人蚁峡谷之内,每隔不远就会出现一种堆积起来的灰色物质,遇风不起,遇水不湿,那就是滑石泥了。

放置红绸丝布的青石台板上登时间一干二净,再也见不到一丝一毫的灰烬了。眼见此情此景,石暴非但没有丝毫厌烦恶心之感,反而是身心中充满了久违的幸福感。

  中国代表呼吁中非冲突各方将政治意愿转化为实际行动

  新华社联合国2月21日电(记者王建刚)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马朝旭21日表示,中非共和国冲突各方2月6日签署的和平协议来之不易,呼吁冲突各方将政治意愿转化为实际行动。

  联合国安理会21日举行了中非共和国问题公开会。马朝旭在会上说,和平协议体现了中非冲突各方的政治意愿,也是苏丹等地区国家、非盟和联合国多方斡旋的结果,来之不易。当前,中非安全、政治、人道局势依然严峻,协议执行将面临很多现实困难。各方应信守协议承诺,将政治意愿转化为实际行动,切实推进中非和平和解进程。地区国家和国际社会也应为协议落实提供支持。

  马朝旭说,中非实现长治久安离不开联合国、非盟、地区国家和国际伙伴的持续支持。各方应同中非政府加强协调,尊重其主导权,根据形势发展和需要,有针对性地提供帮助。他强调,对中非实施制裁的目的是帮助其早日恢复国家稳定和社会正常秩序。在当前局势向好发展的背景下,中方支持安理会结合实际情况及中非意愿和需求,调整有关制裁措施。

  联合国秘书长中非共和国问题特别代表欧南加-安扬加在会上介绍说,虽然中非冲突各方签署了和平协议,但该国人道主义局势并不稳定,它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强有力的国际支持。

  “签署全面和平协议只是向着持久和平迈出了第一步,最困难的挑战还未到来,”欧南加-安扬加说,“国际社会以及来自地区的支持从未像今天这样对中非政府和人民如此重要。”

  中非共和国近年局势动荡,当地武装组织之间冲突不断。目前,在国际社会斡旋下,该国安全局势有所好转。自2019年1月24日起,在非盟的斡旋下,中非共和国政府与该国10余个派别代表在苏丹首都喀土穆举行和平谈判。2月6日,中非共和国政府和该国14个武装组织正式签署和平协议。

针锋对麦芒,战斗是异常激烈的搏杀,无名的身上不断的有鲜血喷洒出来,转眼间伤口又好转,而渐渐的第二神主的身上竟然也出现了一些伤口,虽然不深,但是却是一个非常不好的转变。“是我们堂主大人亲自批准的!”那个玄衣老者咬着牙说道。

  张国立演“潮爸”只因“不服老”

  电视剧《我的亲爹和后爸》今晚在东方卫视收官,张国立在剧中一改观众熟悉的角色类型,他扮演的“亲爹”李易生是个戴着潮范儿帽子、搭配休闲西装外套的“潮爸”,这个角色在观众中引起了不小的争议:年轻时抛妻弃子,消失许久后又突然出现,不但各种“好心办坏事”,还因为“犯浑”搅和了不少好事。对于这样一个“不服老”的角色,张国立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料到新角色可能会不讨喜,但他为了新鲜感,还是想“突破”一把:“我也不服老,喜欢瞎‘折腾’,只不过我做的都是正经事、分内事。”

  为求突破“不惧争议”

  作为春节档为数不多的、讲述“家庭温情”的电视剧,《我的亲爹和后爸》在人物的设置上别具一格,以“亲爹”李易生作为剧情矛盾的引爆点:李易生“消失”数年,却突然现身在儿子李梁的新书签售会上,由此引发了“李家”持续不断的纷争。

  决定饰演李易生的时候,张国立就认为这个角色会引起争议,果然,李易生一出现,让不少观众觉得“可恨”DD他年轻时浪荡不羁,没有尽到做父亲的责任,一走就是十六年之久,然后又突然出现,想认下李梁兄妹二人。

  “他这个人年轻时候玩世不恭,年纪大了又决定回到李梁兄妹身边,其实他内心也觉得很对不起孩子,只是他由于长年累月在外,脾气秉性有些复杂,行为上也很率真。但他敢于尝试、挑战未知事物。”对于张国立来说,出演李易生这个角色也是一种挑战,“当初编剧赵冬苓写完这个剧本的时候,名字叫《我是你爸爸》,原来是想让我演这个儿子的,然后请岁数更大一点的演员来演我现在演的这个‘亲爹’。后来大家发现我太老了,就觉得我演不了儿子,我们就一直寻找更合适的演员。这个戏原来是想让我来当导演的,可是后来一直因为演员的档期等种种原因,估计是演员一直定不下来,不拍也不行,那怎么办呢,大家就说你演这个爸爸吧!其实我觉得我演剧中的那个‘后爸’,是最合适的一个角色,可是大家觉得那样没有突破,希望我能够去突破一下。然后和李建义老师来比呢,建义老师更符合‘后爸’的要求,于是我就心想:行,那我就引起争议一把吧,果不其然,争议挺大的。”张国立笑着说。

  不过,李易生这个人物演下来,角色的性格特点让张国立有种感同身受的感觉,“我和他一样,都是不服老,李易生穷尽一生,用各种手段去做一个发财梦,而我则踏踏实实从事这行,做好分内事。”

  “活在当下”最重要

  除了性格上的自由不羁,李易生的着装也别具特色,时尚感十足,与剧中打扮较为朴素的“后爸”李东山形成鲜明对比。张国立觉得,李易生的“潮范儿”,恰恰体现了他的自由不羁,服装上的差异化凸显了人物性格的截然不同。“其实我们是在两个老人之间有意识地去涂抹上不同的色彩。现在老年人的生活的确是有点太单调了,我们是希望他在自己的着装上色彩更多一点,也希望我们的老年人不要觉得自己老了,因为如果觉得自己老了,那本来可以激发出来的一点点活力也就都没有了,所以我们这个戏想给大家带来的一种所谓的时尚感,其实也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时尚感,而是说我们要有自己内心还年轻的感觉。”

  饰演了这个“潮爸”,张国立用了“幸亏”这个词:幸亏是张译演了李梁,幸亏自己演了李易生。“张译演绎出了李梁身上那种既孝顺、又对亲爹压抑着仇恨的劲儿,比剧本原定的感觉要好很多。这是与张译的二度合作,我觉得我们还蛮像父子俩的,希望有机会再演他爸。”

  随着剧情的发展,李易生剧集尾声也慢慢被观众接受,尤其这个人物敢闯敢拼、尝试新鲜事物的态度,让观众大笑的同时,也让张国立觉得“很逗”。“我觉得尤其到了我们这个年纪,以乐观、轻松的态度生活,这是可以的,他抗压能力强,失败多少次也能重振旗鼓。”张国立认为,该剧表达了“活在当下”的生活态度,“无论是对待亲人、朋友,还是梦想、生活,都应当尽全力去守护,我们要把当下的日子过好,不要等失去了再去寻求弥补。”

  刻意造“人设”顾此失彼

  这几年,张国立工作繁忙,在影视和综艺等多个领域游刃有余,穿插于演员、主持人、制片人等多种身份之间,花甲之年的张国立笑言自己越来越忙,其实也是不服老,自己做的都是正经事,干的都是自己本行里头的事,并不是在瞎折腾。对于如何保持精力充沛的工作状态,他坦言,“其实特别简单,专注一件事就好,只有这样我才能不分心,保持充沛的精神面貌。当我做得很累的时候,只要好好睡一觉,第二天又有精神了,因为我没有太多分心的事,就能保持精力充沛。”

  即便从事演艺行业数十年,张国立依然初心未改。如今一批中青年演员“人设”纷纷崩塌,被问及演艺圈当下的不良风气,张国立回应:“你守住了道德规范,就没什么问题。如果刻意去制造‘人设’,反而会顾此失彼。” 本报记者 邱伟

无名也不管这些,那些余波还震动不了这个由重水组成的湖泊。与此同时,其顺手抄住了一把朴刀,就在噼里啪啦的武器坠地声中,向森蚺直冲而去。那个储物袋起拍价为三千两黄金,并且按照拍卖者的说法,袋中极有可能还保存着去世仙人留下的修仙之物。 (责任编辑:尹媛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