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如今小弟算是做个主,就用两块金砖换下了,你我二人,做的是两个人的买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自此两不相欠。”杨立心中很是冷哼一声。“这算是考验么?”姜遇轻喃,这场对战虽然让他一败涂地,却也让他明悟,自身的实力离筑基圆满还差的太远了,所理解的极境应如此人一般,筑基之境可战力惊天,俯瞰所有同境修士,无人能有一合之敌。

姜遇杀气腾腾,十一脉光芒大盛,与己身合一,像是一道神则,化为永恒之光,向着玄武轰杀了过去。仙道九封、抱石院都被他他施展开来,直击玄武要害!不过现在时间也差不多了,还有两天三年一度的宗内大比就要开始了。

  59岁的中国航天科工二院25所副所长董胜波是名不折不扣的“老委员”。今年是他作为全国政协委员履职的第11个年头,不过,面对履职,他却如“新手”一般怀揣敬畏之心。

  就在几天前,以他名字命名的建言献策工作室DD“董胜波工作室”正式揭牌。这是中国航天科工集团第一个党外人士建言献策工作室,也是董胜波致力于提出高质量提案的创新之举。

  “履职的情况如何,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提案的质量如何。”董胜波说,所有委员的提案都将作为历史被存档,其价值还需要时间去检验,能够参与书写甚至改变历史,必须尽心尽力。

  董胜波提交近20个提案,其中2016年“关于军民融合协调发展,促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提案”被评为政协第十二届全国委员会优秀提案。

  “炼”成一份优秀提案,需要哪些窍门,又需要付出哪些方面的成本?董胜波在履职的几年里逐渐感受到,好的提案既要一针见血指出问题,又要绞尽脑汁开出“药方”。问题从调查研究中来,围绕民生、反映热点;开“药方”就要找准症结、立足专业,让提出的建议富有操作性。

  他曾先后跟随全国政协的脚步赴四川、内蒙古、甘肃、新疆、陕西、安徽等地实地考察,获取第一手资料,为提出高质量的提案和建议积累养分。

  2013年12月,我国中东部地区出现严重雾霾事件,备受社会瞩目。董胜波在调研和座谈中发现,污染治理仅靠加强检查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于是提出运用航天技术弥补人力检查缺陷,从国家或省一级实时监测超标排放、违规排放的污染源,随时掌握何处何时有超标排放,更好地治理雾霾。

  次年3月,董胜波在那一年的全国两会上提交“关于用遥感技术对产生雾霾污染源实时监测的提案”。后来,政府相关部门还围绕这一提案,组织召开专题座谈。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到:加大基础研究和应用基础研究支持力度,强化原始创新,加强关键核心技术攻关。健全以企业为主体的产学研一体化创新机制。

  董胜波对此感触颇深,他告诉记者,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我国发展到这个阶段,技术引进门槛越来越高,真正的核心技术是花多少钱都买不来的,“必须要更加注重原始创新能力,努力实现原始创新、集成创新和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融合迸发,形成一批突破性的技术创新,也就是说要‘让基础研究强起来’”。

  目前,在航天领域开展的微系统、3D打印、激光探测、量子成像等前沿技术研究及应用,已取得初步成效,也正在向军民深度融合发展。这两年,一些航天产品可谓抢眼,“航天智云”平台、“天熠云”平台、虹云工程、轨道交通智能避障系统、气象雷达等,都是这一领域的“香饽饽”。

  董胜波说,当前科技发展进入产业变革、竞争激烈的新阶段,必须更加依靠创新驱动,将追赶型发展转变为引领型发展。国有军工企业更应该通过激活体制机制,深化改革,破除一切阻碍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实施的体制机制障碍,大力发展军用技术与民用技术的转化,使更多先进的航天技术真正派上用场,实现富国和强军相统一。

  而这一切,最终都将由人去实现,其主要群体就是青年。董胜波很重视航天领域年轻人才的培养和发展,他自己就曾被评为“中央国家机关优秀青年”。

  建言献策工作室揭牌当天,就拿出今年计划研究的两个重点课题:一个是关于改善科研创新环境,促进核心技术发展的意见建议;另一个是关于吸引和稳定航天核心骨干人才的政策建议。

  关于后者,董胜波说,要充分认识国有企业改革特别是军工科研院所的国内外环境新变化,充分认识增强微观市场主体活力对促进老牌国有军工企业发展的极端重要性,研究更有利于培养使用高端人才的策略。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邱晨辉 来源:中国青年报

“找死!”青衣女子华梦涵气的直咬牙,如果不是中毒了,这些蝼蚁之辈,焉敢在自己面前放肆。两位蟹兵,一听,站在原地浑身发抖,急忙解释,道“头,我们这不,这不累虚脱了么?”显然一些有身份的妖魔苦力,会在付出劳力的时候,偷走物质。

  我当导演就是为了拍科幻电影

  布置地下城场景

  截至3月14日,《流浪地球》票房达到46.16亿,不仅成为中国影史票房第二高的电影作品,也是近一个多月最受关注的文化现象。《流浪地球》为什么出现在当下并受到欢迎?它的尝试是否为中国科幻电影的发展开启了一扇大门?中国科幻电影相对于好莱坞处于什么水准?3月13日,《流浪地球》导演、从山东走出去的电影制作人郭帆接受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专访,畅谈《流浪地球》制作的台前幕后。

  本报记者 倪自放         

  票房过10亿时松了口气

  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郭帆刚从美国回来,目前《流浪地球》正在北美地区上映,他参加了影片在美国部分场次的影迷见面会。目前《流浪地球》在北美地区的票房达到580万美元,是近年来华语片在该地区的最高成绩,“一开始在64家影院上映,现在大约是100家,主要是华语观众,反响还是比较好,上座率都在90%以上。”郭帆介绍,《流浪地球》的非华语观众相对较少,“美国观众的观影习惯是不看字幕,而咱们的《流浪地球》以中国普通话为主要语言,非华语观众接受起来还是有一定难度。”

  即使不算在北美地区的优异成绩,《流浪地球》已然“火了”,郭帆表示,影片确实受到了更多的关注,“但我个人没有‘火了’的感受,生活和心态上也没太多的变化,因为之前《同桌的你》上映时有类似的经历,所以这次会平淡很多。只是《流浪地球》票房过十亿的时候,我松了口气,这个时候影片基本保本,不亏钱了,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会有机会做后面的项目。”

  郭帆承认,在《流浪地球》上映前自己非常忐忑,有一场点映是针对科幻界的知名人士的,包括小说原著作者刘慈欣在内。那场放映,郭帆是在影片开场熄灯十分钟后才溜着墙边儿悄悄进去,坐在角落里,暗中观察大家的反应。

  郭帆的忐忑,源自于《流浪地球》的来之不易。从筹备到上映的四年间,《流浪地球》每天都会遇到新的困难,各个方面都有,甚至在前期准备过程中,因各种原因项目差点夭折。但在郭帆看来,最大的困难还是来自于信任,一开始这个项目的团队只有两个人,来自外界的审视都带着怀疑的意味DD为什么是你?你有什么能力?你能不能做好一部科幻片?一切都靠一点点的努力去证明。从故事大纲到剧本,从3000多张概念设计到8000多张分镜头画稿,一个关于电影的大致雏形逐步清晰,慢慢让合作伙伴建立起了信心。团队人员也从两人增加到最后的7000余人,共同完成了这个项目。

  《流浪地球》到来正逢其时

  出生于1980年的郭帆是山东济宁人,《流浪地球》并不是他的第一部作品。2011年,郭帆自编自导电影处女作《李献计历险记》上映,并于次年获得第16届韩国富川国际电影节最佳亚洲电影奖,但影片票房并不理想。2014年,郭帆执导的第二部作品《同桌的你》票房大卖,同年影片获得第21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组委会大奖和第10届中美电影节金天使奖。

  从《李献计历险记》到《同桌的你》再到《流浪地球》,郭帆的成长非常明显。郭帆说,在《李献计历险记》上映后,他进行了深刻反思和改进,写了三万字的总结,提醒自己在之后作品中着重考量观众需求和艺术追求之间的平衡点,“在《李献计历险记》中,我创作的自我表达算是比较多的,到了《同桌的你》,自我表达可能不到一半。《流浪地球》中自我表达可能占比不到一成,但也可以说自我表达和观众需求融合在了一起,两者统一得比较好。”

  在郭帆看来,在观众需求方面,《流浪地球》或者说科幻片在2019年到来正逢其时,“从属性上讲,科幻电影和其他类型片有一个不同之处,在于它和国家的综合国力是息息相关的,比如说前段时间中国玉兔登月,证明了我们的科技实力,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观众看到电影里的中国宇航员和空间站,才会有信服感。”

  《流浪地球》中有许多具有中国文化特征的设置,“电影有很多中国式的情感元素在里面,比如父子关系。当然,我们也在电影中建立了一些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概念,比如最后救援任务的完成,其实是有很多其他国家的参与。”

  郭帆说,文化表达上的差异,是中国科幻电影和好莱坞大片的本质区别,“我们是面朝土地背朝天的民族,而西方是面朝大海仰望星空。我们对土地的那种深厚的情感与西方是不同的,所以影片中才会出现带着地球去流浪的设置;第二个是集体主义精神,发动机坏了,不是超级英雄来救援,而是无数个救援队出发集体行动。”

  相比好莱坞有差距但应该自信

  “对于我本人来说,我一直是想拍科幻类型的电影,我当导演就是为了拍科幻电影。”郭帆说,他的第一部电影《李献计历险记》就是一部科幻电影,但促成《流浪地球》这样的大制作科幻电影的,一方面是刘慈欣的原著,另一方面则是为了尝试更完备的工业流程,“2014年,我们几个导演去美国学习,看到了和好莱坞电影工业的差距,这种差距主要在电影工业化方面,打个比方说,我们还是手工作坊,但是好莱坞的工业体系已经达到了产业化。而做科幻电影,可以很好地历练这种工业流程,从美国回来后,我们这几个导演都在尝试做科幻电影。”

  《流浪地球》的成绩有目共睹,不过郭帆很清醒,不管是科幻片还是整个电影工业,华语电影同好莱坞差距明显,“从拍摄和实际制作而言,我们还存在25到30年的差距。当然,因为现在的全球化、互联网的发展和新技术的使用,比如3D打印、VR技术等,我坚信我们可以通过十年的时间来追赶。我们的后期特效与好莱坞也存在着10到15年的差距,目前只能够达到他们的中游水平。”

  尽管与好莱坞差距明显,但《流浪地球》的标本意义依然不小,影片有75%的特效是由国内团队完成的,另外25%是韩国和德国的团队完成。“我们从海外团队中学习了很多经验,也利用他们的成果来激励我们国内的团队。”郭帆说。

  之前业内有一种声音,认为中国观众对好莱坞和中国科幻片的宽容度不一样,对本土科幻片的宽容度相对低一些,认为这是国产科幻片难拍的另一原因。对此,郭帆表示自己并没有太受这方面的困扰,“其实在《流浪地球》之前,整个电影市场国产片占比已经超过6成,高于好莱坞制作,这样的比例已经持续了好几年,国产片包括国产科幻片都应该自信。”

张云飞看到无名冰冷的眼神,顿时一阵羞怒交加,鲜血从嘴角不断的流出。接下来的一刻,流金当铺一名年约四旬的清癯男子迈着方步登上了拍卖台,整个大厅顿时间从繁闹嘈杂之中安静了下来,就听到那名四旬男子说道:姜遇直接起身,肉身上面弥漫着金色神辉,有丝丝不可捉摸的力量在涌动,他身化大脉,与另外十一脉共鸣,像是一条潜伏的神龙,直接轰了过去。 (责任编辑:包佶)